or0fa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詭異入侵》-第0255章 江躍的真實意圖展示-n4756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诡异入侵
江跃察言观色,再通过窥心术一观察,心知自己这个问题有点过界,引发了占先生的怀疑。
占先生怔怔盯着江跃,许久,才叹一口气。
“老柳,掏心窝子的话,我已经说过了。现在,也该你掏掏心窝子了吧?你打算怎么处置我?给个痛快话吧,别戏弄我。”
占先生也没点破江跃刚才那个提问存在什么疑点。
而是选择主动回避谈论那个问题。
越是这样,江跃越发明白,自己刚才那一问,绝对是惊动了占先生这头老狐狸。
“怎么处置你,完全取决于占先生你自己啊。”江跃悠然道。
占先生铁青着脸,无奈地摇摇头:“老柳,你在耍我。我不会再回答任何问题。”
“你确定?”
江跃上前两步,水果刀架在占先生的鼻梁上。
占先生面色发白,显然是恐惧到了极点。不过他最终还是合上眼睛,倔强地摇着头。
“你动手吧,杀了我。”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怎么,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刀在你手里,你当然能杀我。不过我的手下马上就回来了,我看你怎么跟他们交代?”
“有什么好交代的?一块干掉不行么?”江跃笑了笑,语气轻松道。
“老柳!看来你是真糊涂啊,铁了心要背叛?还是有人收买你,许了你什么不切实际的好处?”
占先生实在是想不通,站在老柳的立场上,就算觉得受委屈,也不应该背叛啊。
他们这个组织,对待叛徒的手段绝对是堪称残忍。
老柳虽然孤家寡人,没有家人挟为人质,可也不是他想脱钩就那么容易脱钩的。
除非他一辈子躲在阴暗的角落不出来,只要他出来活动,以他们背后势力的强大渗透力,就有可能找到他。
叛徒,绝对是死路一条,而且会死得很惨。
占先生显然判断出江跃是在套取他们背后势力的情报,所以他下定决心不再多说一个字。
在他的判断中,肯定是有人收买了老柳。多半是老柳已经投靠了星城官方?
争鼎:项庄升职记
所以,所谓的老董反制觉醒,打有可能就是老柳一手导演出来的把戏,根本就是一出苦肉计?
难道星城官方,已然警觉?已经开始反渗透到他们组织内部了?
想到这里,占先生真有些毛骨悚然。
回想自己刚才说了那么多,想劝老柳回心转意,信息量很多,完完全全就是中了老柳的圈套啊!
“占先生,我知道你打什么主意,你还指望你那些手下回来救你,对吧?只怕你要失望了,你不可能等得到他们回来。”
占先生先前处于昏迷状态,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
听江跃这口气,占先生顿时心中一凉。
难道自己派出去的那些手下,都被老柳他们算计,被反杀了?
“老柳,你可要想明白,跟组织撕破脸皮,会是什么后果?趁现在还来得及,你最好赶紧收手。一旦你手上沾了自己人的血,再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江跃笑了起来。
“占先生,你是哪来的自信,觉得我一定会后悔?”
“既然你提醒我,我还真想沾一沾你的血。”
江跃话音还没落,手起刀落,刀锋在占先生耳畔一划而过。
水果刀虽然锋锐,终究只是切水果的。
可是在江跃手里,这水果刀却好似削铁如泥。
重生之将门嫡女 冰愠
占先生只感觉到耳朵一阵剧痛,一只耳朵啪的一声掉了下来。
江跃一刀扎在跌落地面的耳朵上,凑到占先生跟前。
“占先生,这一刀,是为老董俩孩子割的。”
占先生痛得撕心裂肺,无奈全身被绑,动弹不得,龇牙咧嘴,豆大的汗珠从额上不断往下掉。
“老董的孩子?好好好……老柳,是我占某人眼拙,还真没看出来你是个打抱不平的人?你别跟我演。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知道你是什么底细吗?就算你想投靠星城官方,你也洗不白!你炮制那些鬼奴,哪个不是你手底下的人命债?你在云山时代广场,为了拿点酬金,杀了好几个行动局的人。就你,还想洗白?还想冒充天使?冒充正义使者?我呸!”
一旦见血,占先生总算明白过来,老柳这是要跟他不死不休,绝不可能有回旋的余地了。
江跃嘻嘻笑着,玩弄着锋锐的水果刀,一副你继续叫嚣的样子。
逼问已经问不出什么,说不定占先生骂街反而能骂出一些新的东西呢?
“老柳,星城官方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么鬼迷心窍?你以为,抱到官方的大腿,就高枕无忧了吗?先不说会不会算你的旧账,你以为,当了叛徒,上头就收拾不了你吗?你等着吧!”
江跃微微一笑:“占先生,你真是想多了。我可没说要投靠官方啊。我会把这里处理得干干净净,然后让你人间消失,把所有的事都推在你头上。到时候,叛徒的帽子是你顶着,上头只会认为你占先生当了叛徒,一切恶果,自然也是你扛着。”
占先生冷笑道:“我忠心耿耿,上头清清楚楚。不是你想污蔑就能得逞的。”
“没出事前,谁都觉得自己忠心耿耿,出事之后,谁看着都像叛徒。占先生,就你透露的这些信息,我一个外人事先又不知道。你说真要泄露出去,上面是怀疑你,还是怀疑我?”
柳大师目前还不是内部人员,很多内幕的东西,他自然不知道。
那么,这些信息一旦暴露,在占先生和柳大师之间,傻子也能判断谁是泄露机密的叛徒。
占先生本来自信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老柳,你不能这么丧心病狂!”
“丧心病狂?这可都是跟你们学的啊。占先生,你说银渊公寓一百多条冤魂,会不会觉得你丧心病狂?”
“如果我现在召唤这些冤魂出来,把你交给它们,告诉它们你才是银渊公寓惨案的幕后主使,你猜它们会怎么招待你?”
“疯了,疯了!老柳,你真的疯了!银渊公寓这些人都是死在你手里,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是我上线,没有你的授意,我会这么干?”
“你少装腔作势,我是授意过你。但这个提议最早明明是你提议的,我只不过是向上头汇报,经过上头审批同意,才授意你干的。我就是个中转站,决定不是我下的,具体操作也不是我干的。就算要论罪,你比我罪孽深重多了。”
“占先生,绑架人家孩子做要挟,这总是你干的吧?”
“你说老董的孩子?是,那是我叫人干的。那还不是为了帮你操控老董?老柳,你真是个喂不饱的白眼狼,谁家有奶谁就是娘啊!”
占先生咬牙切齿,凶悍的眼神死死瞪着江跃,眼珠子都快瞪出眼眶来。
江跃却好整以暇,浑不在意。
占先生骂的是神棍柳大师,他这个冒牌货一点压力都没有。
直到占先生骂到口干舌燥,江跃才笑了笑:“占先生,骂也骂了,是不是该冷静一下,听我讲两句?”
“叛徒,你再花言巧语,也别想骗我开口。”
“占先生,别再表演什么赤胆忠心了。你真要有那么义烈,刚才也不会讲那么多。说白了,是个人都有求生欲。我能理解。你不想背叛徒的污名,那也行。我可以成全你。”
“但那必须有代价,得付出诚意才行啊。”
“哼!我劝你不要浪费唇舌。”占先生大概是铁了心对抗。
“说出你背后势力的名称和构架,还有在星城的图谋。我老柳可以发毒誓,放你一条生路。”
占先生冷哼一声,撇嘴道:“叛徒的毒誓一钱不值。”
江跃呵呵一笑:“你看,你第一时间在意的是我的毒誓可靠不可靠,而不是你绝不会再开口。这证明什么,证明你还是有求生欲的,证明你口口声声不当叛徒,终究只是一句政治正确的口号而已。归根结底,你背不背叛,还是要看筹码够不够……”
占先生一时为之语塞,辩驳不得。
人非草木,怎么可能没有求生欲?
都市大天师
尤其是占先生享受过了人间富贵,无疑更加惜命。但凡有一线生机,又怎么愿意死?
江跃也不着急,脸上始终挂着笑,玩味地盯着占先生。
占先生被这么盯着,起初还强作镇定,一副我绝不妥协的样子。
足足三分钟过去,占先生的气势忽然一软。
沮丧道:“老柳,我就跟你说实话吧,组织到底叫什么名字,我也说不清。我以前应该跟你提过,这是属于不能打听的机密。我的级别,根本没有资格打听这个机密。至于构架,以我的权限,也不可能知道什么。该说的之前我都已经说了。”
“我再给你一点时间,你再努力想想,还有什么没说的,价值足够大,可以换你一命的那种。”
这占先生在那势力当中是三星级人物,接触不到核心圈子,掌握不到核心机密,倒也合理。
江跃通过窥心术,看出他这些话大致属实,并没有刻意撒谎。
耳边的疼痛,似乎激发了占先生的求生欲。
“唉!老柳,你这是把我往绝路上逼啊。”
“换一个角度想,这也许是拉你出深渊呢?”
“算了,争辩这个没有意义。”占先生无力地叹道。
“那就说点有意义的呗。”
“你怎么证明能放我一条生路?怎么取信于我?”
“占先生,你得先证明你具备有价值的情报,能换你一条性命才行啊。”
“哼!情报我自然有,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套路我?”占先生显然也是学乖了,不肯轻易就范,哪怕耳朵被卸下一只。
江跃忽然站起身来,走到一条沙发后侧,在某个角落里一摸,掏出一只正在录制视频的手机。
这手机放置得极为隐蔽,摄像头的角度也是早就选好的,正好对准占先生,又不至于把江跃录进去。
就算之前水果刀掠过,镜头里也就出现了一只手,正面并没有入镜。
江跃关掉录制功能,把视频打开,放在占先生面前。
“如果这份视频,让上面的人看到,占先生觉得上头会怎么处置你?”
占先生这回是真的色变了。
“老柳,你卑鄙!”
这视频可是实打实的证据,就算占先生长了一百张嘴也不可能辩驳得了。
虽然他是被迫的,可上头会管你这些吗?
出卖组织机密,那就是叛徒,不管你是被拷打,而是被利诱,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背叛的事实!
江跃却笑呵呵道:“占先生,稍安勿躁啊。还是那句话,这东西看着对你不利,你换一个角度想,这就是我诚意啊。”
占先生一脸狐疑,因为恐惧紧张,额头上的青筋一根根凸出,显得有些狰狞。
“如果我打算杀你,又何必留下这些把柄?”
“占先生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我留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处吧?”
“你想借此要挟我,控制我?让我替你办事?”占先生倒吸一口冷气,嘶声问道。
显然,他万万没想到,这老柳居然有此图谋。
“怎么?你不愿意?还是觉得我控制不了你?”
占先生无力叹道:“老柳,如果你是想控制我,反过去跟组织作对,我劝你死了这条心。这完全是鸡蛋碰石头,不可能成功的。早晚都是死,你还不如现在就给我一个痛快。”
江跃却是淡淡一笑:“就你这点本事,搞对抗还真用不上你。放心,我不要你出力,也不需要你公开反水。你只需要……在合适的时候,给我一些情报。”
“你要我做双面间谍?”
“跟聪明人打交道果然简单,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占先生迟疑起来,显然,他有点动摇了。
“占先生,命留给你,总要付出一些代价的。你给他们卖命,说到底也未必就是心甘情愿。现在,你就当是给你自己卖命。”
“你给他们卖命,就得各种伤天害理。给自己卖命,权当赎罪,减轻一点罪孽。”
占先生苦涩一笑:“老柳,我是越来越糊涂了。以我对你的了解,说到伤天害理,你远超过我。怎么现在改吃斋念佛了?一口一个赎罪。你只怕不是你的心里话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