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愛下-第460章 有問題的穩婆相伴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景玉宸勾唇一笑:“一个接生婆手上死去的妇人和孩子,多了去了,何必对一个因为叫产婆不及时的人而愧疚?”
景玉宸揉了揉倪月杉的头发,倪月杉觉得景玉宸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咱们先烧香吧,等青蝶跟踪回来了,事情或许也就明白了!”
倪月杉点头,任由景玉宸拉着去坟墓处了。
等二人回去已经是傍晚,青蝶提前回了府,看见倪月杉和景玉宸时立即走上前禀报:“太子,太子妃,奴婢跟踪那位老妇人,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她家住在一个胡同里,里面住着的人,大多是九流人,不少人都叫她沈大婶。”
“那她是稳婆吗?”
“听到有人跟她说话打招呼,问她是不是又去接生了,按道理是的!”
倪月杉沉默,景玉宸微微沉吟,之后道:“你若是心里还难过,那就不要插手这件事情了,本太子,勉勉强强给你查出真相,到时候若真有什么隐情,林小姐是被人谋害致死,我给你递刀子,你随便伤人,后果我来承担!”
景玉宸这个保证听上去,让人很暖心,但倪月杉却难以开心起来,她叹息一声:“或许我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她的孩子,能威胁到谁?”
倪月杉的目光放的远,内心已经想到一个可能。
景玉宸站在一旁,接话道:“好了,你先让心情平复下来,剩下的交给本太子!”
他将手搭在倪月杉的肩膀上,带着倪月杉一起去吃饭。
到了入夜后,房间里点燃了熏香,让倪月杉睡的更加香甜,景玉宸起了身,换了一身夜行衣,便匆匆出门了。
既然觉得这位稳婆是有问题的,那就直接去找她,相信,很快就会有新的线索和进展,景玉宸落于胡同内,四处的建筑多为茅草和土坯房,因为入夜后,为了省油灯钱,不少人家已经熄灭了烛火,早早歇息了。
四周很静,只有他走在路上的沙沙声,到了沈大婶的院落外,景玉宸眯了眯眼,飞身而起,之后落在了庭院之中,本想着直接翻窗进去,却听见房屋内传出了对话声。
“阿娘,明天你要给齐家接生?齐家婆娘那般肥硕,这孩子也铁定极大,这接生有风险啊,你之前为林家的小姐接生就出了人命,倪家这次介绍你去,是安好心吗?”
沈大婶听了儿媳的话,她叹息一声说:“什么好心不好心的,林家那小姐和孩子死了,不也没处置我?有钱拿,还有倪家罩着,不怕!”
听见二人的谈论,景玉宸原本要施行逼供的想法也就打消了。
到了第二日,倪月杉以为将听到调查的讯息,但没想到下人却是将沈大婶带到了她的面前?
沈大婶跪在地上,不停的发抖,抹眼泪,景玉宸坐在一旁,神色间带着一抹不耐:“缓和好了没有?你收不义之财,不应该早就想到了,会有被人灭口的一天?”
倪月杉有些不明的看着景玉宸,她好似错过了什么。
景玉宸看向青蝶,青蝶开口解释说:“今日这位沈大婶去齐家接生,只不过接生时,孕妇腹痛难忍,孩子一直生不出来,最后……最后还是另外请了一个稳婆,才将孩子给顺利接生下来。”
“可这齐家的夫人之前疼的不行,所以没给沈大婶任何好处,反而要乱棍打死她,害的她痛了那么久。”
“这和杀人灭口有什么关系?”倪月杉有些不能理解。
“因为齐家这个差事,是倪大少爷牵的线!”
青蝶这一解释,瞬间就明白了,所以倪鸿博杀人灭口走的不是寻常手法,而是借助齐家的人,以正当的理由,处死这个沈大婶。
可为何要杀人灭口?看来林品儿的死,真的存在可疑之处。
倪月杉的眼眸眯了起来,看着沈大婶,眼神中带着一抹锐利:“说,林品儿之死,究竟有没有隐情?你是不是收了倪鸿博的好处?”
沈大婶还在默默的流眼泪,好似一直沉浸在她的恐惧之中,倪月杉有些不耐了。
她怒吼一声:“我问你话呢!你哭什么哭!”
沈大婶被倪月杉的一声怒吼给吓的唬住了,她看着倪月杉的眼神有点呆,之后低垂下头,踌躇的说:“我,我……我确实是收了钱,我,我也……”
见她吞吞吐吐,难以说下去,倪月杉只觉得恼怒:“告诉你,今天不给我听见一点有用的东西,你别想从这里安全的离开!”
在齐家时,沈大婶以为自己将被乱棍打死,是景玉宸的人及时出现,将她给救了,她以为她将躲过一劫,却没想到倪月杉也在这里威胁她。
她呜咽着,又开始痛哭。
“我,我,我承认,我也知道撒谎没有用,我确确实实是收了黑心的钱,故意让林小姐她,久久难以生下孩子!”
说着她惭愧的低垂下头,她在坟前烧纸焚香只简单的因为,林品儿是她间接害死的,心里难安,她会愧疚,会难过,会想着去忏悔!
倪月杉显然气恼的不行,一脚朝着她飞了过去,沈大婶倒在地上,手擦过地面,疼的她瑟缩了一下,然后继续跪在地上,开口求饶:“我,我我知道,我有错,但还请,能够原谅我,我可以指证是倪家的少爷,他指使的我!”
倪月杉气恼的看着她,怒道:“那可是两条人命,你怎么就那么的狠心?”
沈大婶脸上闪过惭愧,之后开口解释说:“虽然我有责任,可……可也不全都怪罪我啊,那孩子本来就胎位不正,想生下来,母子平安几乎是没有可能!加上倪家的少爷威逼利诱的……”
说着又惭愧的低垂下头,不敢直视倪月杉以及景玉宸。
倪月杉听见了重要的信息,质问道:“你说什么?胎位不正?当初不是胎位矫正了吗?”
沈大婶听的有些不明,“胎位完全颠倒了!脚先出来!哪里矫正了!这孩子本来就保不住了!可若是拖一拖,这孩子的母亲,也会跟着没了!”
倪月杉的眼神闪过诧异,肖楚儿明明已经将胎位给正了!
“那你告诉了别人胎位不正的事情没有?”
沈大婶摇头,“当时人死了,林家少爷的脸阴沉的可怕,我是一句话不敢说。”
所以在林家人的眼里,林品儿的胎位是被肖楚儿矫正了的,之所以孩子会死,母亲会死,是因为请了稳婆不及时,所以才导致林品儿难产而死。
而追溯下去,这导致一切的将是带肖楚儿去寺庙的苗媛!
错仿佛在苗媛的身上,倪鸿博与肖楚儿,却都只是林品儿的恩人。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第460章 有問題的穩婆推薦
倪月杉想明白了一切后,攥起了拳头,她眉头紧紧锁着,眼神中满是怒火。
景玉宸在一旁拍了拍倪月杉的肩膀:“人死不能复生,你动怒也是无用,想想如何,给林品儿报仇,既然林品儿矫正胎儿是假,你母亲那里,又真的没有问题?”
一句话让倪月杉眉头愈发皱的深了。
“之前盯的那般紧,可最终还是出了岔子,我去相府,看看我娘。”
“等等,我想让你爹来一趟太子府。”
倪月杉的脚步顿住,讶异。
到了入夜后,倪高飞被景玉宸秘密请来了。
在太子府书房内,景玉宸请着倪高飞坐下,开口:“岳父大人,今日让你秘密前来,是想让你见一人,再听听她的说辞。”
倪高飞身为臣,景玉宸身为储君,二人入夜私下见面,若是被人发现,等同密谋,但景玉宸还是这般做了,倪高飞已经猜测到事情不简单,他蹙着眉,神色跟着严肃下来。
之后在书房外,被带进来了一个人,那人朝地上跪下,倪高飞抬眸看去一眼,只瞧见是一个老妇人,却不知道是谁。
在倪高飞疑惑的眼神中,倪月杉在一旁开口:“此人,是为林嫂子接生的稳婆!都叫她沈大婶!”
听到林嫂子三个字,倪高飞的眼皮不由一跳,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安。
倪月杉继续往下说:“此人……对谋害我林嫂子,收人钱财,供认不讳。”
倪高飞脸色沉的愈发可怕,他质问:“收谁的钱财?”
倪月杉看向沈大婶,她低垂着头,瑟缩着身子,回应:“是,是倪大少爷的钱……”
倪高飞一拳砸在椅子扶手上,他气恼的站了起来:“你就为了钱,害死两条人命?”
沈大婶一脸委屈:“也不算,那孩子的性命本就保不住了!而且林府叫我过去也确实晚了,去的晚的稳婆,指不定不收人钱,那林小姐也会死啊!”
沈大婶总觉得自己有点冤枉,她不是真的有罪……
倪高飞被气的不轻:“生孩子是危险,可你这话说的,她落在其他稳婆手里也会死,这是何道理,难道你还觉得她死了,其实也不完全怪你?”
倪高飞安奈着怒火,没发出去,真想一脚将面前这个人给踹死得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